欢迎访问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检察院!

网站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时空交叠 40年 检察使命依然——访1978年余杭检察第一案承办人金子法

    

来源:余杭晨报 作者:办公室 发布时间:2018-08-28 11:15:32 点击率:2935

金子法在档案室里看到了当年承办的“第一案”案卷,思绪万千

1978年余杭县检察院恢复重建时的办公楼房。

    金子法的名字中有一个“法”字,冥冥之中就与法律结缘。自从1978年部队转业到当时的余杭县检察院,金子法就在检察岗位上挥洒青春奋斗了大半生。“我这一辈子啊,前十多年献给了国防,后几十年全都贡献给了检察事业。”时空交叠,作为检察机关恢复重建后,余杭检察第一个案件的承办人,40年来,金子法见证了余杭检察事业伴随改革开放步伐一路走来;时代更迭,40年来,金子法也目睹余杭检察不忘初心,肩负使命,履行法律监督职能永不放松的一代代传承和接力。

  40年,余杭检察已然走过;40年后,余杭检察使命依然。

  结缘检察

  自1978年以来,检察机关恢复重建已有40周年。

  金子法是运河亭趾人,1965年参军到南京一部队当工程兵,1978年连职干部的他转业,组织上安排他到余杭县检察院工作。当时检察机关刚恢复,百废待兴。回忆当初刚从部队转业到余杭县检察院报到的日子,现年73岁的金子法还记忆犹新。“当时有人劝我说,检察机关是搞监督的,两头受气,还是不要去了。”金子法却有自己的想法,既来之,则安之。

  他到余杭县检察院报到时,余杭检察院刚恢复运行两个月,一共只有6人。除了代检察长、副检察长和一个财务人员,加上他一共3个办案人员。代检察长是县委派来的老干部,其他4个人则都是从公安系统转到检察院来的。而且刚刚重建的检察院只承担着审查起诉职能,“流动人口少,经济也不发达,要偷也没东西偷啊。”金子法说,当时大家手头的现金很少,少量的盗窃案也只是偷些衣物、粮票之类的,一年到头也就二十几个案子,大多是盗窃案。

  不过,案子虽少,办案可不能马虎。40年前,检察院的办公地点在临平公园南门对面,2幢三层楼房,西面独幢归公安,而东面那幢则是法院和检察院合用办公。没有专用汽车,出去调查案件交通工具近点的自行车,远一点的就是公交车。如果要到西部瓶窑、老余杭一带,就必须住一晚。金子法说,“从第一天早上出门先坐9路公交车到杭州武林门,再转公交车过去,到那里都差不多要一天了,如果不住一晚根本来不及。”

  “虽然条件艰苦,但是大家办案热情不减,一心为公。”金子法家在亭趾,单位没有宿舍,他平时就只能和公安的同志一起住集体宿舍,每周只能在周日休息时才能抽空回家。“也不能保证每周都可以回去,一般我都会向同事借辆自行车,如果走路回一趟家路上就要花一个多小时,更加没时间回去了。”金子法说,那个时候不要说汽车,连自行车都不多。

  办理第一案

  金子法一直不知道1978年当时他办理的一个盗窃案子,会是检察机关重建恢复后办理的第一案,直到今年区检察院想拍纪录片找到他,他才知道机缘巧合之下,自己曾经做了这么一件具有历史象征意义的事情。

  古稀之年的金子法,谈起办案来精神矍铄,神采飞扬。他说,这是他到单位一个多月后经手的案子,就是很普通的一个盗窃案。他还记得,被告人是两个初中文化的年轻小伙子,都是二十来岁,他们偷了衣物、少量现金等,“还有两头猪。”因为案子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,没有经过多少波折,就提起了公诉。“当时还是按照《宪法》提起的公诉,一个判了三年,一个判了五年。”

  记者和金子法一起在区检察院档案室看到了这个登记为“一九七八年余检诉字第一号”盗窃案卷宗,收案日期是1978年10月23日,结案日期是1978年10月26日。这本40岁的案卷如今保存在档案室,纸张泛黄,墨迹微褪,但依然完好,里面很多字体还是繁体字,都是铅字打印。

  一屋子密密麻麻的档案盒,也触动了金子法的心弦。“这些案卷都是用老底子的铅字打字机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,很费眼睛,也费时间和精力。”

  40年的坚守

  时代在变,检察职能在变。检察院从单一的审查起诉职能起步,有了批捕科、控申科、法纪科、经济科、渎职侦察科等,随着1980年《刑法》《刑事诉讼法》开始实施,检察队伍逐渐发展壮大,档案厚度和数量逐年增长。

  时代在变,检察办公条件在变。从与法院合并办公到独立四层办公楼房,再到现在的现代化办公楼,  不可同日而语;从公交车、自行车交通工具开始,先是和法院拼用一辆上海吉普,再到检察院单独使用北京吉普,后来又有了第一辆警车。现在的办公大楼容纳百人,智慧检务设备普遍应用。

  时代在变,金子法的岗位也在变,从起诉科一名普通干警再到反贪领导岗位,不变的是肩头的责任和使命。回忆往昔,记不清的是那些脚步匆匆的日夜,想得起的是心中默念无数次的使命。“打击社会犯罪,维护社会稳定”,金子法一直牢记在心,无论多久,履行法律监督职能永不放松。

  四十年时代更迭,使命不变。

  “以前用打字机敲出一份份法律文书,现在输入语言文字通过办案系统就直接生成法律文书。”一晃就是四十年,金子法见证了车辆的变迁,也见证了检察装备的变化、检务保障能力的提升。挥洒青春、培植梦想,金子法没有豪言壮语,但他用一颗赤诚的检察初心,坚守使命,与余杭检察事业共同砥砺前行。

  无论是一袋子微微泛黄的老照片,一屋子密密麻麻的档案盒,还是那些时不时触动心弦的回忆,都在诉说着余杭检察曾经的激昂和未来的沉淀。正是在老一辈检察人的鼓舞、激励之下,新一代的余杭检察人成为检察工作的传承者,一项项荣誉纷至沓来,一项项创新结出累累硕果,一项项改革催人奋进……通过一代代检察人的努力,余杭检察事业不断发展壮大。